红巷子

标题: 名帅向左,贝尔萨向右 [打印本页]

作者: 中场故事    时间: 2021-2-22 14:20
标题: 名帅向左,贝尔萨向右
贝尔萨.jpg

利兹联夺得英冠冠军后到20/21赛季首场英超比赛前,一时间所有人都在宣扬,贝尔萨是足球界最有影响力的教练,他对现代足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随后利兹联队在安菲尔德打出了不同于其他英超球队的风格,最终3比4惜败上赛季冠军。但他们踢出了当今足坛任何一支球队都无法与之比拟的足球,当然不包括智利和毕尔巴鄂这些贝尔萨曾亲自执教的球队。

这有一个所有人都想得到答案却又无解的问题:一个可谓塑造了现代足球的教练,又怎能踢出另一种特立独行的足球呢?

“影响力”的概念可能从未像现在这样被火热炒作。现在不是名星的时代,而是“影响力”的时代,意思是仅仅出名还不够,你还必须能够影响他人行为。

影响力概念在足坛很容易找到例子。例如你只需看看哈维对穆里尼奥的评价。“他说他是‘特别的那个人’,因为他在那么多国家赢得了这样那样的胜利……但谁还记得欧冠冠军的国米球员? 对我来说,不像克鲁伊夫,他并没有留下什么宝贵财富。”

像哈维这样的足球信徒憧憬足球运动的进步,而人们可能会因为一个教练没有带来足球变革,从而低估他在四个不同国家赢得冠军的成就。

曾经我们崇拜足球运动的伟大球员,现在我们追捧这项运动最伟大的影响者。评论员乔恩·德里斯科尔写了一本令人印象深刻的新书,名为《50名足坛最具影响力的球员》。最靠近现今的球员却是斯特林和梅根·拉皮诺埃(美国女足)这样的球员,而不是伊涅斯塔和玛塔(巴西女足)这样的球员。

那么,贝尔萨的影响力有多大呢?现实和神话间最大的差别就体现于他的球队在无球时的战术。利兹采用令人窒息的盯人防守,并在后卫线上多留了一个机动球员。其结果是贝尔萨的球队无需防守阵型,而其他所有球队都必须考虑防守阵型作为比赛计划的基本组成部分。利兹的球员在场上寸步不离,盯人防守令人难以置信。

“我首先要想的是,‘我盯的人在哪里?’”当被问及利兹队当丢失控球权时的做法,卡尔文·菲利普斯向The Athletic菲尔·海伊解释道。“我要快速观察,找到他,然后尽快紧紧盯住。如果我原本就靠近他,那么我的位置不错,阵型也很好。如果我不处于靠近他的位置,那么我就会想方设法切断被盯者的传接球路线,因为如果我盯的人拿到了球,而我不在他身边,那就有问题了。

“如果我离他很远,那我就完全站错了位置。不过我们一直都是一对一盯人的,这更简单。”

对于经常关注贝尔萨执教下的利兹的人来说,这并不会让他们感到惊讶。然而,“如果我离他很远,那么我就完全站错了位置”这句话却很醒目。对于其他英超球队来说,球员的站位主要是区域联防,而不是人盯人。

这里有一个例子,即前面提到的3-4输给利物浦。站位很清楚——在中场,按照传统意义上来说几乎没有任何阵型。每个利物浦球员都有一个明确的利兹球员盯着,除了菲尔米诺,可以说他检验着利兹的盯人成效,因为所有的传球路线被封死而只能传回中场控制区域。

在这种情况下,中后卫斯特鲁伊克认为,即使如此对于贝尔萨的战术体系来说,也远远不够,而贝尔萨会通过临场指挥来确保每个人都能理解形势。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远端的左边锋哈里森,并不在意自己和其他队友距离很远,因为他唯一的盯防点就集中在阿诺德身上。
利兹联1.jpg

此场景下罗伯逊拿球时,利兹的防守方式就是这样。贝尔萨经常被认为是其他主教练比如西蒙尼和波切蒂诺的主要影响者。那么他俩的球队在类似的情况下会是什么样子呢?

这是西蒙尼的马德里竞技,他们在上个赛季的冠军联赛中淘汰了利物浦。罗伯逊同样位置拿球。

利兹联2.jpg

马竞不追求人盯人——他们是一个稳固的,区域联防的4-4-2阵型。近端的科克并没有盯阿诺德,他贴近中路,以控制自己和尼古兹之间的距离。他更在意队友的距离而不是对手。

这是波切蒂诺率领的托特纳姆热刺队在欧冠决赛中的表现,仍是罗伯逊拿球。

利兹联3.jpg

同样,没有强调盯人。当然,球员的位置在某些时候会随着对手的移动而变化,但这是一个四人的坚固防线,同时两名前锋一起逼近边线施压。

事实上,除了近端的西索科外,托特纳姆没有一个球员距离对方不到5码——而且此时,西索科一定会离开威纳尔杜姆,向罗伯逊逼近。而孙兴慜距离阿诺德足足30码远。

“我们需要分别看两方面,”波切蒂诺在被问道如何解读贝尔萨最近在天空体育周一晚档足球节目时所说。“当实施高位压迫时,如果你想成功并把球压迫到尽可能高位,你就必须冒险。”但另一方面如果对手突破了第一层压迫线后你将如何组织防守。你是要采用人盯人,还是区域联防?”

贝尔萨选择了其一。而所有其他顶级教练选择了另一种。

这可能只是球队战术计划的一个方面,但可以说决定比赛胜利的一半——这是球队在非控球时的关键策略。事实上,盯人防守还是区域联防本质上是足球在许多重大争论中的焦点 (最明显的是80年代末萨基引入四后卫平行站位防守体系,而当时意大利所有人都采用盯人链式防守加清道夫)。

当然,这并非说贝尔萨是一个老派的意大利风格的教练——从战术思想上来说,他恰恰相反。贝尔萨坚持在防守中使用一个备用防守球员,而侵略型后防线是他哲学的另一个基本部分。这是一个在欧洲顶级球队中更为普遍的概念。只要看看埃德森、阿利松、特尔斯特根和诺伊尔侵略性的进攻姿态,就理解贝尔萨一直在宣扬的理念。

但是,这种理念是否可以直接归因于贝尔萨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侵略型后防线和门将是上世纪70年代阿贾克斯和荷兰战术的基本组成部分,这些理念在巴塞罗那代代相传。如果这仍然是现代足球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那就是通过阿贾克斯和巴萨的传承,通过克鲁伊夫和范加尔教授给了瓜迪奥拉。

瓜迪奥拉毫不掩饰的钦佩贝尔萨,而他在开始执教生涯前去阿根廷农场的著名拜访之旅虽一直被传为佳话,但他仍然认为克鲁伊夫对他的执教影响最大。在风格方面——这在加泰罗尼亚并不流行——瓜迪奥拉实际上更像范加尔,更注重整体而非个人。

顺便说一句,范加尔是近年来英超中唯一一个使用过类似贝尔萨的盯人体系的教练—— 在他执教曼联的两年里,他只是偶尔使用过这种体系。范加尔最初是在2014年世界杯上使用这种战术的,那场比赛可能是现代世界杯上最具战术特色的比赛——荷兰2比0智利,范加尔的中场盯人球员面对智利盯人球员桑保利,而桑保利可能是贝尔萨战术的最忠实执行者。

这是一场非常奇怪的比赛,始终有三对球员在球场上互相追逐,中场实际上没有逼抢,因为他们一直人盯人。范加尔以前很少使用这种战术,他可能认为这种战术在国际比赛中很有用,因为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指导他的球员更复杂的逼抢战术。他在曼联的盯人战术实施可能说明了缺乏对球员战术理解的尊重。

也许范加尔借用了贝尔萨的部分战术。除此之外,范加尔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他做了很多比贝尔萨更高调也赢得了更多声誉的事。他带领阿贾克斯赢得欧联冠军,在巴塞罗那赢得了西甲冠军,在拜仁慕尼黑赢得了德甲冠军。在拜仁慕尼黑,他开启了球队变革,并为拜仁带来新生。

范加尔培养了穆里尼奥作为他的助理教练,然后是科曼。他也曾指导过恩里克和瓜迪奥拉。瓜迪奥拉在吉列姆·巴拉格的传记中解释道:“他是我和利罗(瓜迪奥拉现任助理教练)在一起时谈得最多的教练。”

范加尔精炼了贝尔萨的思想,但他的球队与当今球队更具可比性。就连贝尔萨也很尊敬范加尔。“当我刚开始当教练的时候,我总是想看看范加尔,因为他在阿贾克斯打造的球队如此令人难忘,”他在本赛季初说道“他在组建团队时如此注重细节的方式令人难以置信。”

无需多言,但范加尔可以说在阿贾克斯打造了当代最好的球队,其中包括了很多未来在巴萨和拜仁崛起起主导力量的教练,他比贝尔萨更有影响力,贝尔萨也是认可这点第一人。

贝尔萨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教练吗?嗯,恕我直言,贝尔萨当然不是,而且他也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如果说足球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具有进攻性,这与贝尔萨的信念一致,那么范加尔这样的人是足球的中心,而贝尔萨则是一个边缘化却又极具个人魅力的非主流。

而事实上,比贝尔萨更有影响力的主教练要多得多。对于瓜迪奥拉和克洛普刚来到英超赛场时更为棘手的是,以前的教练比如温格和穆里尼奥都带来了英超不熟悉的“外来”理念并尝到了领先的甜头,而瓜迪奥拉和克洛普在巴塞罗那和多特蒙德的成功理念早已在英格兰广泛推崇和扩展。他们必须面对自己的影响力。不过,贝尔萨的理念仍然是独一无二的。

这儿的重点并不是说贝尔萨不是一个好教练(实际他执教利兹联表现出色),也不是说职业生涯中没有成为很多教练的人生导师(实际上请听听他们的评价),更不是说战术不精彩。

玄妙的是,贝尔萨的精彩战术成就了他恰到好处的影响力,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影响力促成了他精彩战术的奏效。在这个影响力为王的时代,贝尔萨则完全不同——他是一个完全的特立独行者。


原文 | The Athletic
译者 | 精益球评
声明 | 本文由新闪App授权红巷子刊载,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欢迎光临 红巷子 (https://zucaiquan.com/) Powered by Discuz! X3.2